哇塞文学

当前位置:小说大全

妈咪,听说爹地很有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-楚轻轻陆司廷小说全文免费

楚轻轻陆司廷 时间:2022-08-15 16:12:20

小说简介:《妈咪,听说爹地很有钱》小说作者铁拳羞羞,妈咪,听说爹地很有钱是一本言情小说。妈咪,听说爹地很有钱小说完本阅读:刀随时可能毁了她的脸!她甚至能感觉到陆司廷此刻的怒火,只要眼前这个男人想,她分分钟都会没命!这男人也太危险...

妈咪,听说爹地很有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-楚轻轻陆司廷小说全文免费

第5章

“意外?”

陆司廷咀嚼着这两个字,冷笑一声。

他直接逼了上去,根本不给楚轻轻任何反抗的机会,高大的身躯把她压在墙上。

那双手偏偏捏住楚轻轻的下巴,迫使她仰头看着自己。

手里的水果刀不偏不倚地从她脸颊旁划过,陆司廷邪魅一笑。

“你在五年前是怎么羞辱我的,用过了就丢掉?把我当成什么人了?”

楚轻轻这时候僵在原地,根本就不敢动一下。

她能感觉到刀口一寸寸地划过脸颊的那种彻骨凉意。

只要她动一下,那把水果刀随时可能毁了她的脸!

她甚至能感觉到陆司廷此刻的怒火,只要眼前这个男人想,她分分钟都会没命!

这男人也太危险了吧!

楚轻轻闭着眼冷静下来,再睁眼时忽然就笑了:“陆总就那么记恨我?”

她的目光往下看,此时那把水果刀已经挑起了她的下巴。

“陆总,我相信你堂堂一个陆氏集团总裁,不会因为一些私人恩怨就要了我的命,凡事都好商量,别动了气。”

她的声音柔和,让陆司廷的脸色缓了几分。

可那把水果刀始终抵在她面前。

“只有死人才最好商量。”陆司廷冷声道。

陆司廷真想要她的命?

楚轻轻心里打着鼓,讪笑着说:“陆总,要是出了人命,这对陆氏集团也会有影响......”

“只要我发话,谁敢把消息泄露出去?”

这霸道狂妄的话,让楚轻轻哽了一下。

她现在可是在陆司廷的地盘上,杀人灭口还真不算什么。

越是这么想,楚轻轻越是惜命。

“陆总,我错了,你就大发慈悲对以前的事既往不咎,可以吗?”

她试探性地开口,反而听到一声冷呵。

“五年前你就已经车祸身亡,现在还活着算什么?”

陆司廷阴鸷地看着她,目光里带着怨恨。

这个女人诈死了五年,也抛弃了自己亲生骨肉整整五年!

世上哪有这样心狠冷血的母亲?

言言那孩子刚出生就被抛弃了,学会说话时也吵着闹着要妈妈,一想到这些,陆司廷就对眼前这个女人恨得咬牙切齿。

楚轻轻一时之间无言以对,脸色有些不好看。

“早死晚死都是一个死字,还不如趁早死了投胎,你说是吧?”

陆司廷薄唇吐出这句话,楚轻轻的脸色煞白。

她还没活够呢,要是出了什么意外,那她的孩子们怎么办?

心急则乱,楚轻轻也陆不得那么多了,张嘴就喊了出来。

“要想早点投胎做人,你就去啊!”

“我偏要活着,你能拿我怎么样?”

陆司廷的脸瞬间黑沉下来,浑身上下散发出阴冷的气息。

楚轻轻冷不丁打了个寒颤。

都怪她这张不合时宜的嘴,说什么不好,现在顶嘴是想要作死吗?

她扯出笑,正想使出浑身解数把话给圆回来,就听见陆司廷的手机突然响铃。

谢天谢地!

这通电话简直是及时救了她的命!

楚轻轻看着陆司廷按下了接听键。

“什么事?”

电话那天的管家焦急道:“小少爷出事了!少爷,你快回来看看吧。”

陆司廷的眉头紧皱,沉声道:“行,我马上过来!”

电话一挂,楚轻轻就感觉后背凉飕飕的,直被陆司廷盯得头皮发麻。

“你很走运,我有事要暂时离开一段时间。”陆司廷冷笑着看她,“诈死的账还没跟你算清楚,你逃不掉的,与其让你真死了一了百了,倒不如先留着把罪赎了。”

楚轻轻愣了,她要赎什么罪?

还不等她开口问,陆司廷已经出了房间。

“看好她!要是她逃了,唯你们是问!”陆司廷冷声交代。

门口的保镖一左一右站着,面无表情:“是,陆总!”

楚轻轻反应过来,立马跑过去,然而那扇门猛地就被陆司廷关上了。

“喂,放我走!让我离开!”

她一下又一下地拍打着房门。

楚轻轻焦急地朝外面大喊:“陆司廷,你这是限制我的人身自由,凭什么!”

门外没有任何回应,她却听到皮鞋声越走越远。

楚轻轻整个人靠着门缓缓滑落,她抱着腿坐在地上。

这跟软禁她有什么区别?

乖宝们还在等着她买甜品回去,可现在该怎么办啊?

另一边,闲山别墅。

陆司廷把车开进去,一下车,脚步就略急地朝大厅走去。

“少爷!你总算回来了!”

李管家在陆家待了大半辈子,一片忠心。

陆司廷皱着眉头,出声问道:“言言怎么样了?”

“小少爷把药碗摔了,死活不肯喝药。”说到这里,李管家叹了一口气。

小少爷的病可全靠那些药吊着,断药就等于要他送命一样!

不喝药怎么行?

“他闹多久了?”陆司廷的剑眉拧起。

李管家没作声,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。

即便李管家不说,看他那副样子,陆司廷也能猜出个八九分。

他黑着张脸,上楼就去拧陆梓言的房间门把手,果然被反锁了。

“言言,给爸爸开门!”

陆司廷的剑眉紧皱,低沉的嗓音里带着股威严。

很快,门拉开一条缝,一个小脑袋探了出来。

“爸爸,你也是来逼我喝药的吗?”

言言的长相精致,黑溜溜的大眼睛有些湿润,咬着下唇的样子看起来可怜巴巴的。

那张小脸苍白地扬起来看陆司廷,带着些委屈:“爸爸,药好苦,我不要喝药。”

闻言,陆司廷弯腰摸着他的头:“言言乖,按时喝药,你的病才会好。”

这一幕要是被别人看到了,指定得啧啧称奇。

对外雷厉风行的陆司廷,竟然对一个小毛孩这么有耐心?

而这个小毛孩此刻正撒泼打滚着。

“我才不要喝药!我没病,你别管我!”

这副抗拒的模样气得陆司廷脸色发青:“言言!”

陆梓言顿时消停了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他声音一抽一抽的。

“爸爸,你不要我了吗?”

这句话字字诛心,陆司廷的心蓦地一疼。

他没由来地心疼这个孩子。

楚轻轻那个女人到底是怎么能狠心抛弃亲儿子,在外面潇洒快活五年的?

“爸爸不会不要你的。”

陆司廷放柔了声音,“把药喝了,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