哇塞文学

当前位置:小说大全

生娃那天丈夫跑了全本 许摘星宫墨寒免费阅读

许摘星宫墨寒 时间:2022-08-15 16:25:51

小说简介:许摘星宫墨寒是作者余凡凡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。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,没有套路,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文笔没得说。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!居然能让人这么痛。下意识擦了擦额头,才发出痛出了一身虚汗。刚...

生娃那天丈夫跑了全本 许摘星宫墨寒免费阅读

“又不是医生,这么拿着针往脑袋里面扎,会死人的吧?”

“我已经给黄家的人打过电话,他们马上就过来了!”

一旁的人见到这种情况都吓呆了。

这个许家二小姐胆子太大了,连黄老都敢直接动手!

最开始还有人想过去拉她,可针已经进去了,怕被连累,一时间谁也没敢上前了。

那边的周子峰把银针取出来,缓了好久痛劲儿才缓过来,他都不知道一根针居然能让人这么痛。

下意识擦了擦额头,才发出痛出了一身虚汗。

刚擦完听到众人的声音,下意识回头,就见许摘星拿着银针往黄老脑袋扎,此时在黄老的脑袋上已经有好几根银针了。

周子峰大惊失色,这个疯女人居然真的敢下手!!!

顾不得手上的疼痛,周子峰一个箭步朝许摘星跑去。

“疯女人!你住手!”

李淑云更是傻在原地了。

许摘星她真的扎了!

她吞了吞口水,刚刚她确实说了她的所作所为跟许家无关吧?

可黄家人出了名的护短,会因为这个就放过许家吗?

她不担心许摘星,可她豪门阔太太的生活还没过够呢。

又想到许如默和宫墨寒的婚事儿......

宫家那二老本就看不上许家,更不满意如默,也从不对外承认如默的身份,这次的事情要是被他们知道,肯定更不同意这门婚事了吧?

不行!

好不容易抱上宫家这条大腿,决不能让这个灾星影响了!

李淑云就要跟着过去,这时候,黄老的儿子儿媳黄高云夫妻急急忙忙跑了过来。

只是人群聚集的越来越多,将里面的黄老围得严严实实,压根看不见人。

黄高云着急的问道:“我爸呢!救护车来了吗?”

看到焦急跑来的夫妻两,人群自动给两人让开了位置。

有人回道:“已经打了急救电话,算着时间应该快了。”

“黄总,你快看看黄老吧,他现在的情况可不好!”

黄高云是黄氏集团的董事长,平日在公司里运筹帷幄,在来的路上也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但此时心里还是忐忑不安,半点没有平日的从容。

甚至走路的腿都不自觉哆嗦着。

他进入人群,脸上带着焦急和害怕。

进来就发现黄老躺在地上,黄高云心里咯噔一下,眼眶一热,眼泪就要流出来,“爸!”

黄高云知道父亲的身体状况,结合刚刚其他人说的话,他瞬间以为父亲不行了。

哭着就要扑上去,突然,黄高云看到父亲头上扎了数跟银针,眼泪一顿。

他一脸不敢置信。

“这些针是怎么回事?”

周子峰刚刚被许摘星扎了手,心里一直堵着一口气。

这会儿见黄高云到了,立马道:“黄叔叔,是这个许摘星扎的!”

“她大学都没上过,竟然冒充医生给黄爷爷扎针,您一定不要放过她!”

李淑云也急忙上前解释,“黄先生,刚刚我拼命拉她,让她不要害黄老,但不仅拉不住,她还出手伤人!”

“虽然她是我们许家的人,但她做出这种事天理难容,我们绝不包庇,您要杀要剐都可以!我们绝没有半分意见!”

只要别把这事儿怪在许家头上,就是将许摘星送进局子,把牢底坐穿她都举双手双脚赞成。

黄高云愤怒的双眸看向许摘星,“是你害了我父亲!?”

那眼神怒意冲天,仿佛恨不得杀了许摘星一般。

许摘星原本正在扎针,周子峰跑过来,再次将她拉住,使得她没能完成最后几针。

此时病人的情况已经非常不好了。

她用非常着急的口吻说道:“赶紧放开我!我没害他,我是在救他!”

黄夫人刚蹲下看黄老的情况,就听到许摘星的话,瞬间厉声喝道:“你不是医生,拿什么救!”

“谁说我不是医生?我就是医生,如果你们不信......”

许摘星就准备说出自己在国外行医的医院,让他们相信自己。

但李淑云没等她话说出来,便将她给断了,“你到现在还不知悔改,当初建国让你好好读书念大学,你一句也不听,最后更是离家出走,几年不回来。”

“刚刚你打了如默又对我出手,我不过骂了你几句,你就直接对黄老出手,不就是想害黄老,连累许家吗?”

说着李淑云更是露出几分委屈,“若是早知你如此顽固恶劣,你打我我受着就是,也不能让你伤害黄老啊!”

周子峰向来看不惯许摘星这种不讲道理,又蛮横的女人,现在还害了黄老。

担心黄高云误会李淑云,想也没想就帮她解释。

“黄叔叔,这事跟许夫人没有关系,刚刚她也一直在阻拦,只是许摘星这疯女人力气太大了,还拿银针扎我,我们没拦住她才让她得手了,这样的人太可恨了,您一定不能轻饶她!”

黄高云听周子峰这么说,看向许摘星的眼神更是愤怒得仿佛能喷出火来。

“我父亲若又个三长两短,我要你偿命!”

黄夫人也怒道:“还不赶紧来将银针取了!”

“不行啊。”周子峰立马道:“把许摘星放过去,万一她继续害黄爷爷怎么办!”

黄高云看着父亲满脑袋的银针,自己父亲犯病就算了,还遭人如此折磨,心疼得心如刀绞。